一只豺留下的血与泪

2013年第12期

【字体:


  当我扛着猎枪啃着鸡腿绕过一道山弯时,一眼就看到有一只小豺孤零零地站在路旁的一棵小树下。

  这是一只还在哺乳期的豺崽子,绒毛细得像蒲公英的花丝。

  我急忙扔了才啃过两口的鸡腿,卸下猎枪,哗啦啦打开枪栓。我知道,豺是一种母子亲情极浓的动物,母豺总是警惕地守护在幼豺的身边,一旦发现自己的宝贝受到威胁,便会穷凶极恶地扑过来伤人。

  我端着猎枪等了半天,也没见母豺的影子。倒是这只小豺闻到了烤鸡腿的香味,不断地耸动鼻翼,咂巴舌头,一副馋涎欲滴的模样,瞧瞧我,慢慢朝地上的鸡腿走过来。这时,我才看清小家伙骨瘦嶙峋,肚子瘪得快贴到脊梁骨了,绒毛上粘了好 ……阅读全文

刊社简介 | 联系我们 | 广告刊例 | 收藏本站 | 设为首页

主办: 爱人坊·金版杂志社 Copyright◎1997-2018

技术支持,电子版全球营销龙源

互联网出版许可证:新出网证(京)字066号

京公海网安备110108001919

电信与信息服务业务经营许可证:京ICP证060024